您的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usdt人保财险2020年连遭波折:踩雷230亿假黄金质押

06-11

  中国网财经7月2日讯(记者 郭伟莹) 近日,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凰”)假黄金质押事件又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推至风口浪尖。一旦黄金鉴定为假,人保财险或面临约230亿元保险金赔偿。

  祸不单行,今年以来人保财险因信保业务风险屡上“头条”。不久前,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与昔日合作方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玖富联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合称“玖富”)因技术服务费争议互起诉讼,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其中信保业务成为双方起争议的源头。就在此一个月之前,更是传出“人保关停助贷险部门”的消息。而今年前5月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原保费收入遭断崖式下滑,同比下降幅度已超50%。

  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人保财险多家分支机构还面临累计超千万的行政处罚罚单,其中不乏百万罚单的出现。同时涉及多项监管机构屡禁不止的违法违规行为,诸如编制虚假资料、给予投保人合同约定外的利益等。

  据了解,在该事件中,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对相关黄金提供承保。截至今年6月份,未到期有效保单约60笔,保险金额229.4亿元,涉及质押黄金标的83.03吨。

  那么,人保财险在该事件中将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是否需要赔付近230亿元的保额?截至发稿,人保财险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称,目前没有新的内容可以提供。

  一份资料显示,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财产基本险。其中保险合同第5条明确约定:“在保险期间内,由于下列原因造成保险标的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火灾;(二)爆炸;(三)雷击;(四)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由于保险合同第7条将“盗窃、抢劫”责任免除,武汉金凰附加投保了“盗窃、抢劫风险”。因此,人保财险依据保险合同约定,只对上述6种原因导致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承担保险责任。

  如此看来,即便黄金为假也不需要人保财险进行赔付。但人保财险就能完美“脱身”吗?

  似乎不然。另一份资料显示,人保财险等保险公司在受理保单前,需对黄金进行鉴定并测量重量。同时,由保险公司、银行或信托公司、武汉金凰三方人员共同在场,并要求全程录像。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郭玉涛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表示,从现在公布的材料看,保险公司在承保时验过货,验货的结果是黄金为真。那么,如果现在说黄金为假的话,那真的黄金肯定被盗窃掉包了。既然保险公司认可一开始存的是真黄金,现在真黄金被盗窃成了假黄金,那这就是保险事故,保险公司就应该要承担保险责任。

  他表示,信托公司能否成为受益人还有待商榷。因为受益人概念只有在人寿保险才存在,财产保险并没有受益人的法定概念,双方在保险合同中也并没有定义概念。那既然没有法定概念,也没有合同约定,不能把受益人就等同于被保险人。就是说,信托公司不能直接要求保险金。但是,按照担保法的规定,如果担保物发现损毁的话,那保险公司的赔偿款项可以支付给担保权人。所以,不是基于受益人的概念,而是基于担保权人的概念,信托公司也是有权利要求保险金的。

  “黄金真假鉴定门槛很低,只有想不想验证的问题。黄金掺了假,那就是不想验、不愿验,也许各方都抱着侥幸心理,不是最后的接盘侠。”一位业内人士称。

  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郭玉涛也表示,类似案例遇到过好几个,这种情况绝对不是第一例,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例。“实际上,很多保险公司是明知的,也就是说保险公司知道黄金根本就是假的,甚至根本不存在,因此只承保财产保险不承保保证保险,假如黄金没了,保险公司也不用赔。抱着这种想法来共同欺骗债权人。这样的情形下,保险公司不应该免除赔偿责任。”

  6月中旬,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与玖富对簿公堂。起因是双方对于技术服务费存在争议,有关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人民币。而双方对于该事件的部分细节各执一词。

  人保财险方面6月15日公告称,对于双方合同执行中出现的争议,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一直本着平等协商的原则与玖富积极沟通协调,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为维护自身权益,才依法提起诉讼。同时,usdt人保财险表示已按照保险业的基本经营原则和相关监管制度规定合理提取了相关拨备,有关诉讼不会对其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而玖富6月12日公告曾表示,其与人保财险广东分公司因合同纠纷正在互相诉讼。

  玖富公告则称,因人保财险未遵守“玖富直贷项目”项下双方为未付服务费的支付方式而专门修订签署的补充协议已提起诉讼。在玖富发起诉讼后,人保财险也提起民事诉讼。玖富认为2019年人保财险有义务在“玖富直贷项目”项下向玖富数科支付合作协议约定的服务费。该合作协议项下,人保财险虽已支付部分服务费,但剩下约22亿元人民币服务费尚未支付。玖富数科要求人保财险赔偿未付服务费及滞纳金约23亿元人民币。人保财险则要求玖富返还合作协议项下已支付的部分服务费和利息,并声称没有义务支付未付服务费。

  而在该事件发生仅一个月前,更是传出“人保关停助贷险部门”。虽然消息称有部分人保财险员工对以上消息进行确认属实,但人保财险随即做出官方回应称,没有关闭助贷险部门,更没有关停此类业务。

  上述指出的“助贷险”,涉及的也就是信保业务。实际上,2019年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承保亏损28.84亿元。国盛证券分析团队指出,2019年以来信保业务行业赔付有所恶化,疫情加剧风险暴露。

  今年前五月,人保财险信保业务收入出现“断崖式”下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前5月,人保财险今年信用保证险原保费收入37.23亿元,同比下降54.6%。

  对于信保业务,中国人保董事长缪建民在2019年度业绩分析会上曾指出,公司内部还需强化问责、规范承保,提升风控能力。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上半年人保财险下属多家分支机构还面临累计超千万的行政处罚罚单,其中不乏百万罚单的出现。

  以农业保险为例,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6月1日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农业保险业务经营条件的通知,明确经营农业保险业务的总公司及分公司限制条件,划定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及配备专业人员具体数量等指标;同时,还指出建立农险经营评估机制,完善退出机制。在6月23日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中,指出保险机构在宏观政策执行中存在的问题,关于农业保险的方面体现在扶贫专属农业保险产品与普通商业保险产品无实质差异,“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农业保险费率未按要求降低等。

  而仅在6月份,人保财险就有2位时任某分公司副总经理因农业保险承保理赔档案不真实、不完整而被监管机构撤销任职资格,并给予警告并处十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又如,因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外的其他利益;利用保险代理人以虚构保险中介业务方式套取费用;编制虚假的资料等,人保财险某分公司及时任负责人一并遭罚款106万元。

  同时,诸如编制虚假资料、给予投保人合同约定外的利益等也正是监管机构屡禁不止的违法违规行为。

  另据2019年保险消费投诉总体情况显示,人保财险在财产保险公司中关于合同纠纷、理赔纠纷的投诉量排名均居首位,而销售纠纷投诉量居第二位,涉嫌违法违规的投诉量也居前五位。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王绪瑾曾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称,大多保险公司收到的纠纷多是展业过程不规范造成的。他指出,保险公司一定要规范展业,如实告知、做好“双录”,做好展业人员的专业、理念等方面的培训,规范核保核赔,还要做好保险服务化。